乡聚千年丰安 贤绘诗画浦江 之一

2019-10-09 09:52 来源: 作者:

  吴怀量:来自小县城,运营大城市

  21世纪,是城市的世纪,是全球展开城市资源优化、整合运营的世纪。来自小县城浦江的吴怀量,正在默默地改变着大都市北京。他带领北京市大型国有企业首创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首创经中,通过城市开发与运营,潜移默化地改变首都及周边地区的城市形象,也给城市更新背景下的居民带来不断升级的美好生活体验。

  用心建筑都市地标

  1963年,吴怀量出生于郑家坞吴大路村;1984年,毕业于武汉大学材料专业;2000年,进入北京首都创业集团。2008年,他被委以重任,担任香港上市企业——首创置业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首创置业是首创集团的子公司,为集团地产开发业务的核心板块。吴怀量在首创置业期间负责的一系列项目,为推动城市建设写下浓抹重彩的一笔。北京国际中心代表了一个时代和城市的坐标,首创·缘溪堂曾引发“皇家文化豪宅”收藏热潮,首创·禧瑞都将“中国的即是世界的”这一新价值观传递全球,当年也刷新北京高端公寓销售纪录。

  融入京津冀协同发展国家战略

  2012年,首创集团成立全资子公司首创经中,吴怀量调任新公司担任总经理。

  首创经中成立后面临的第一个难题是当年从北京监狱局下属清河农场划转的38平方公里“飞地”的后续开发。这片面积庞大的土地管辖权归属北京,位置却在天津宁河区,协调工作困难重重。但是吴怀量通过开创性的思路设计,把“飞地”变成宝地;把难题变成国家战略大命题。

  在吴怀量的推动下,2013年3月,京津两市签署协议,明确在这一区域共同规划建设京津合作示范区。2014年,京津冀协同发展正式上升为国家战略。京津两市市长专门签署《关于共同推进天津未来科技城京津合作示范区建设的合作框架协议》,示范区被确定为两市合作的重要载体。

  誓做高品质民生安居工程

  吴怀量认为,保障房建设绝不能把盈利的诉求放在首位,必须坚持打造精品工程,不断提升居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因此,他在保障房开发之初,就特别提出“要以商品房的标准开发保障房”。

  2015年年底,首创经中开发的北京市首批精装交付的定向安置房项目——首创·美澜湾正式开工。该项目在产品设计、精装修水准、示范区展示、工法展示等各方面都达到优质商品房的建设标准。

  助力北京文化中心建设

  2016年8月,伴随着首创集团旗下业务的战略重组,城市更新成为首创经中的又一核心业务。吴怀量和他的团队接手了东四三至八条历史文化保护街区保护项目,着手打造“国风静巷”。

  北京东四三至八条的胡同肌理自元代形成,至今已有700多年历史,并保存大量名人故居和历史遗迹。但随着城市发展、人口增长及产业更迭,这一片区呈现出日渐衰落的迹象。吴怀量提出“风貌保护、文化先行、民生改善、产业升级”的核心理念,带领团队以探访东四在地文化为线索,以修缮“东四胡同博物馆”为突破口,系统梳理不同时代维度及社会人文精粹,倾力打造极具特质的北京胡同文化新地标。

  东四胡同博物馆整体修缮工程历时150天顺利完工,并于2018年10月正式开馆,日均客流量达到上千人,赢得极大的社会关注度和政府满意度,成为广受市民喜爱的“网红打卡地”。

  吴怀量骨子里是一个执着坚定、追求完美的人,心中也始终有一个信念:要牢牢抓住伟大时代赋予的宝贵机遇,用创新的手段以及高度的责任担当,做好新时代国有企业的经营者和管理者,将首创经中进一步做大做强!

  (记者 陈旭光)


  毛晨阳:创业的缩影,时代的折射

  毛晨阳,1984年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隧道及地下铁道专业,1993年下海创业,创办元博圣德控股集团,现任元博圣德控股集团和鲲鹏建设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

  二十世纪60年代初期,毛晨阳出生在大畈乡湃桥村。在传统农耕家庭背景下,他有了不平凡的人生轨迹。

  梦想照亮现实

  在中学时代,毛晨阳心里有个梦想,改变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高考的恢复,让他的梦想成为现实。1980年高考,毛晨阳交出一份满意的答卷,被西南交通大学土木工程系隧道及地下铁道专业录取。这意味着他脱离祖祖辈辈的生活轨迹,捧上让人羡慕的“铁饭碗”。整个小山村沸腾了!

  1984年,毛晨阳大学毕业,入职原铁道部第四工程局(现中铁四局),在甘肃黄土高原的密洞里开始10年的职业生涯。那个时代,专业技术人才奇缺,尤其是科班出身的人员,更成为各单位抢手的“香饽饽”。凭借吃苦耐劳的秉性和踏实肯干的精神,他成了局里的“救火队长”,哪里的项目有难度,便被派往哪里。

  二十世纪90年代初,恰逢温州有个八平方公里的新城区建设工程,需要引进一位懂技术和管理的总经理。机缘巧合,毛晨阳作为人才引进,担任温州新城市政工程公司总经理。1999年底,温州新城区基础设施建设基本竣工,市政公司面临解散。当时公司分给他一套房子,还有50万元遣散费。他决定用这笔遣散费,接手新城市政公司,踏上真正的创业之路。

  创业万事艰辛

  创业之前,拿着铁饭碗,业务、管理,走到哪里似乎都被别人求着,迎来送往,很是热闹。自己创业了,突然感觉门庭冷清了,报审批、拉业务、求贷款……毛晨阳感慨自己仿佛是从云端跌入凡间。

  公司刚成立时,毛晨阳是个“光杆司令”,身兼数职,预算、管理、会计、出纳、投标……不仅要跑市场、跑企业,还要跑工地,炎热的夏天,跑来跑去,一天就要喝五六瓶的水。为了节省开支,他就到银行里、市场上的免费饮水处接水喝。

  2001年,毛晨阳对新城市政公司进行改制,更名为“温州银河市政工程有限公司”。2002年,取得独立资质,又更名为“浙江鲲鹏建设有限公司”。2006年,毛晨阳将公司搬到杭州,利用省会城市的影响力及人才优势,进一步发展壮大。

  成就行业典范

  2010年,鲲鹏公司走上集团化经营发展道路。毛晨阳开始深入思考“百年老店应该如何去打造”的问题。在他看来,鲲鹏的成长过程就是一个塑造和积淀企业文化的过程,用文化的手段、用文化的功能、文化的力量,凝聚员工智慧,提升员工素养,促进企业整体素质、管理水平和经济效益的提高。  2014年—2015年,鲲鹏建设集团成为温州市建筑行业产值税收的双料冠军。2017年,鲲鹏集团成为市政公用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建筑工程施工总承包特级和市政行业工程设计甲级、建筑行业工程设计甲级的大企业。

  经过二十多年的发展,鲲鹏集团从一家只有6名员工、名不见经传的叁级市政工程总承包公司,发展成为有工程技术和经济管理人员500余人,业务足迹和项目遍及浙江、江苏、上海、江西、安徽、福建、广东等省市的建筑产品专业承包商。

  一步一脚印,成就行业典范;一点一昆仑,绽放品牌荣光。毛晨阳二十余载在建筑行业里深耕细耨,在行善积德中提升素养,矢志于建筑事业的梦想,与责任同行,与使命并肩。(记者 张庆平)


  于耿:唯有故乡与海令我陶醉

  于耿,岩头镇人,北京蔚海明祥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水下滑翔机“海燕”的制造人。

  38年前,于耿光荣地成为海军队伍中的一员。当时的海军设备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从那时开始,他就已经意识到科技强军的重要性。2008-2013年间,退伍后的于耿走访一些世界发达国家,在一次展览上认识水下滑翔机,心中的一个声音告诉他——如果我国能够拥有这样的先进设备,该有多好。

  与“海燕”共同成长

  回国后,于耿与天津大学寻求合作,成立属于自己的团队,参与设计和改进我国自主研发的水下滑翔机“海燕”。他介绍,“海燕”是一款多功能新型水下滑翔机,集能耗小、成本低、航程大、运动可控、部署便捷等优点于一身,具备独立在水下全天候工作的能力,可以监测海水深度、密度、流速等海洋环境参数,记录台风过境时海洋环境参数的变化,在海洋科学、海洋军事等领域发挥重要作用。

  2017年,“天鸽”台风过境,“海燕”号水下滑翔机首次在台风环境下进行水下工作,记录当时的海洋水下环境变化全过程。彼时海面的风速已达17级,浪高10米,“海燕”在恶劣的气象环境下完美地完成自己的使命。这也是全世界范围内水下滑翔机在台风天进行工作的首次记录。

  目前,“海燕”设计工作深度、可持续航行、最长工作时间均得到提升。2018年,“海燕”万米级水下滑翔机在马里亚纳海沟附近海域通过测试,并安全回收,最大下潜深度至8213米,创造水下滑翔机下潜深度的世界纪录。

  “目前,我们面临的最大难题是如何延长’海燕’的续航时间。”据于耿介绍,相信在不久的未来,“海燕”将会发展得更加成熟,成为真正的海底精灵。

  好企业要有好管理

  除了研发改进“海燕”号水下滑翔机外,于耿创立的北京蔚海明祥科技有限公司还致力于水文气象浮标、抛弃式温盐深探测仪、智能漂流浮标、水听器等水下工作设备的设计研发。虽然团队人数不多,仅50余人,但工作能力与执行力却让他倍感骄傲。

  “我们的团队中,有一部分人跟我一样是退伍军人。我们延续在部队中的工作作风,由一名党员或退伍军人带领一支小队,分组工作,组长以身作则,确保工作组成员的执行力。”于耿坦言,能够参与研发制作‘海燕’号水下滑翔机,整个团队都倍感荣幸,十分重视这份事业。

  于耿还十分强调团队的工匠精神。他认为,一家优秀企业的核心就是要坚持文化为本、创新为先、品质至上。本着这样的信念和“诚重、创新、敬业、求精”的企业文化,他不断致力于提高产品的质量,尤其在工艺制作水平的提高上下了狠功夫,力求精益求精。

  故乡花开可缓归

  他坦言,每一次回浦江,都让他感觉耳目一新,这些年来日新月异的变化让他从内心深处感到自豪。他也希望,浦江能够继续坚持可持续发展,不断提高人民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这次母校浦江中学80周年校庆开幕式,于耿收到邀请。看见母校的师资力量不断强大,培养出来的学生素质日益提高,他的内心充满希望。他鼓励浦江的莘莘学子谨记校训,认真学习,努力工作,未来能够不忘初心,为社会发展、国家富强、民族复兴做出杰出贡献。

  对于首届浦江乡贤大会,他希望为浦江的高质量发展献策出力,帮助家乡走向更加美好的未来。

  (记者 于红蕾)


  吴山明:笔墨常新不知老

  二十世纪中国画取得的最大成就,在于人物画领域的突破,吴山明在其中发挥承前启后的作用;二十世纪浦江文运勃发,书画名家前后相继,层出不穷,吴山明在其中也发挥承前启后的作用。

  吴山明曾任第八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浙江省第九、十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常委,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民进浙江省副主委,中国美院中国画系主任、造型艺术学部主任。

  8月中旬,笔者赶到杭州,在画室里见到吴山明。老先生鹤发童颜,态度温和,语速舒缓。在长达两个多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用语朴素,坦率真挚,不时发出童稚般的笑声,给我们最大的印象是返老还童,重返单纯。

  吴山明的人生轨迹十分简单,简单到似乎只剩浦江和中国美院两个点:1941年,出生于前吴乡前吴村;1955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附中;1959年,以优异成绩直升浙江美院国画系;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至今。

  当时,浙江美术学院名师大家云集。谈起这些老师的艺术造诣和人格魅力,吴山明非常激动。

  吴山明总结自己的学习生涯时说道:“学的不只是他们的艺术思想、艺术技巧,还有品格。”

  吴山明在中国美院学习时,教人物画的老师就是“现代浙派”创始人李震坚、顾生岳、周昌谷、方增先、宋忠元。在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吴山明是“现代浙派”最重要的画家之一。他谦虚地表示:“他们是创派人,接下来,就是我们这些后面跟得比较紧的一波。”

  对艺术的不懈追求,吴山明对自己的画作总是感到不满足。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是吴山明外出写生最频繁的时期,也是他艺术生涯的蜕变期。从江南秀丽到塞北粗犷,不同的山河景色,不同的人物性情,让他若有所悟,又无法畅快淋漓地形诸笔端:“当时拼命画,还是用老办法画的,每次回来就是一百多张。”

  “最后一次到草原,我好像有点感觉了。有太阳时很热,晚上又很冷,温差一大,墨就凝结,要用水泡开来。有时候,跑很多路都没水,墨就变宿墨了。开始拿来画小画,不敢画大画,因为宿墨一弄就凝结,很难看。回来后,我借了一个教室,在里面画了四十多天,把小画全部放大。我感觉到好像画出了什么东西,很有趣的东西。这个东西是可以继续发展的,跟传统的常态有点不一样。”

  宿墨是指隔夜的墨。墨汁存放一久,碳颗粒脱胶凝结后,不溶于水,以之作画,会有颗粒感。但是笔墨功夫不够,就会显得枯硬污浊。自宋代郭熙在《林泉高致》中,把宿墨列入墨法之后,数百年里无人问津。直到黄宾虹,才把宿墨列入“七法”之一,运用于山水画中,体现它的潜能。黄宾虹用的主要是浓宿墨、焦宿墨,到吴山明,才真正拓展宿墨的领域,浓淡焦湿,变化万千,形成独特的语境与体系。

  吴山明认为:“宿墨的运用是附着在审美本质上的,附着在画家对事物的感觉上面的,然后根据自己对宿墨探索过程中积累的经验,去表现这种感觉,表现这种意境。这个才是根本。”

  谈到浦江书画的发展,吴山明回忆第一届书画节的盛况,认为要继续举办。他担忧浦江的经济发展:“我很希望浦江经济发达起来,做什么都可以。否则,搞书画节也很累。”

  吴山明从自己的角度,为浦江的发展建言:“搞一搞中小学老师的艺术培训。我们美院派年轻老师来上课,提高整个艺术教育水平,是不是可以试试看?利用国家的资金也行,利用民间资本也行,浦江自筹资金也行,把它发展起来。”

  吴山明希望,今年的首届浦江乡贤大会能够吸引各方面的人才和投资者,“作为我们浦江人,总是这样想啊!”

  最后,吴山明祝愿家乡经济越来越发达,拥有更雄厚的实力,大步建设更加美丽的浦江。

  (记者 陈旭光)


  方勇:重振浦阳文化雄风

  2012年10月22日,《光明日报》刊发方勇的《“新子学”构想》一文,提出“新子学”宏观学术理念,通过追溯原点、重构典范、唤醒价值,寻找中华民族下一个百年乃至千年的文化发展大方向。

  方勇作为这一学术理念的首倡者和践行者,全球性的宏大视野,上下几千年的历史高度,却又屡屡把目光聚集到小县城浦江。

  在方勇身上,我们看到了家、国、天下的统一:他希望通过“新子学”让中华文化冲向世界,也希望让家乡浦江的文化冲向全国。

  “新子学”:中华文化复兴的根基

  1956年,方勇生于浦江,曾任中山中学任语文教师;1983年,考上河北大学中文系攻读硕士学位,师从魏吉昌先生;后考入杭州大学中文系攻读博士学位,师从吴熊和先生;1999年从北京大学中文系博士后流动站出站后,被引进到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任教至今。

  方勇主要从事庄子学与诸子学的研究,创办《诸子学刊》,并在编纂《子藏》的基础上,提出“新子学”的宏观学术理念。

  方勇认为,清末民初“新文化运动”之前的几千年,中国学术文化的发展变迁,万变不离其宗,总是在先秦典籍(尤其是儒学典籍)里面找资源,重新解释,然后构建新的民族文化。

  “我呼吁各个学科之间联合起来,共同努力,寻找中华民族下一个文化发展的大方向。”“新子学”所要寻找的,正是这样的民族文化发展的大方向。

  浦江文运:影响全国的一百年

  “新子学”研究的是宏大的学术命题,而方勇却希望能把“新子学”和浦江挂钩,月泉书院就是连接点之一。

  考察浦江文化一千年来的盛衰,方勇注意到从宋末到明初一百年,浦江曾经具有全国性的文化影响力。

  “从方凤到宋濂这一百来年,浦江这块地方出了不少人才。宋濂以后,虽然出了很多进士,但是再没有出过这么有影响力的人物。所以,浦江文化衰落了。”谈到浦江文化自明以后的发展历史,方勇教授非常惋惜。

  当代使命:重振浦阳文化雄风

  方勇认为,浦江要想重新成为具有全国性、世界性影响力的文化重镇,光是依靠书画艺术、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不够的,更需要一种深远宏大的学术思想在这儿滥觞激荡。

  2018年10月,“首届诸子学博士论坛——‘新子学’专题”学术研讨会在浦江召开。论坛邀请中国大陆及港台地区社会科学在读博士研究生、博士后等共120余人,从“新子学”在未来国学发展中的命脉作用,及与中华文化重构、宋濂诸子学思想等角度展开,着重讨论浦江传统文化的历史脉络及诸子学如何在浦江传统文化重振中发挥积极作用等问题。

  提到为什么对浦江这么一个小县城的文化,下这么大的力气,方勇深情地说:“我离开浦江的时候年龄比较大了,跟高中生考出去、在外地就业者不一样。我对浦江是有感情的,在中山中学还教过七年高中语文。组织国学讲坛,就是想尽我的绵薄之力,看看有没有可能重振浦江文化的雄风。那一百年当中,我们浦江已经到这个高度了。到现在已过了六七百年,不能永远沉默下去吧?”

  方勇教授满怀期望地说:“现在能够把力量凝聚起来,沿着这个方向去奋斗,浦江文化一定能冲出去,在整个中华民族文化重构过程当中,再次获得举足轻重的地位!”

  (记者 陈旭光)


  李旦:华侨归故里,愿做浦江人

  2018年9月,黄宅派出所接待一位特殊的客人。他是归国华侨,生于浦江,因为求学和工作,已经离开浦江三十多年,现在想要重新落户浦江。

  他就是李旦,客居外地多年,落户出生地和少小时留下美好印象的浦江是他一直以来的心愿。

  廿年磨一剑,开发抗癌药

  李旦1967年出生于黄宅镇陈铁店村。1985年,考上中国医科大学,1993年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2001年,到新西兰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工作。2018年,回到杭州开始创业,主要从事抗癌药物和精准医学的临床转化。

  在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李旦一直从事抗癌新药和基因治疗的工作。阿霉素是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意大利科学家发明的广谱抗癌化疗药。但是,阿霉素是从链丝菌培养液中获得,制备工艺复杂,成本高昂,而且会产生环境污染。所以,阿霉素在西方国家基本不生产了,世界上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原料药来源于中国。

  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根据阿霉素的特点,开发可以通过化学合成方法制备的抗癌药“安丫啶”。安丫啶与临床上广泛使用的化疗抗癌药阿霉素是同类药,但主要作用于白血病的治疗。奥克兰大学癌症研究中心经过近50年的不断努力,成功开发出新的广谱抗癌药。它既保留化疗药的功能,又具备新型免疫治疗功能,根据靶点的伴随诊断还能做到精准治疗。

  李旦希望通过这个药品在中国的临床转化,在癌症治疗上能够达到精准治疗,让患者长期生存,节省药费,减少环境污染。

  今年7月,李旦团队的项目获得杭州市萧山区“高层次人才创业创新‘5213’计划”新锐类300万元的项目扶持资金,同时融资近300万元开始创业。

  回归祖国,落户浦江

  2018年回国后,他首先遇到的就是身份问题,虽然持有中国护照,但旅游、住宿等都被当作外国人对待。经过浙江省外侨办的推荐引导,李旦一家获得了“海外高层次人才居住证”。县公安局办证中心与金华市公安局根据李旦的实际情况,根据国家鼓励政策,在很短时间内将他的户口落了下来,完成首例归国华侨落户手续。

  在陈铁店村,李旦接受采访时说:“落户在浦江老家,感到很荣幸,包括我的太太,原来是沈阳的,现在也落户到浦江陈铁店村。这样,我们两人终于回归故乡,正式成为浦江人,非常开心。”

  教育是改善贫困最有效办法

  李旦认为,浦江人最值得称道的就是奋斗精神和读书精神。他还记得刚上初中时,挑着担子去平安中学读书,要走十多里山地。路上碰到在田里干活的老农民调侃他:“读书、读书,越读越输”。当时才十二岁的他听后气愤不已,更加发奋读书,后来考上金华市第一中学。一直到现在,他还经常用这个故事告诫自己的孩子:“读书对于我们浦江人来讲,还是一个改变自己的最好途径。教育是改善贫困最有效的办法。”

  这次回到浦江,李旦发现变化非常大,乡村美丽,河流清亮,山林青翠。他感到非常高兴:“发展经济一定要保护好山水,不要去破坏环境。只有好的山水,才能养育好的人民,才能引进更多的人才。环境比钱更重要。”

  最后,李旦衷心祝愿浦江人民健康长寿,安居乐业,生活幸福。     (记者 陈旭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