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遗韵 响彻古今 从一粒米中窥见世界文明

2021-11-23 10:19 来源: 作者: 缪思聪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展厅,我们踩着前人的“脚印”,迈向一条通向文明的道路。在这里,我们发现了一粒深埋在遗址里的稻米和它背后升起的炊烟;我们看见走出洞穴的上山人在采集狩猎的同时捧着稻米,收获、繁衍、生息;还有那烙印着上山人精神世界的上山文化彩陶,如太阳一般鲜红、如火焰一般浓烈。

14.png

11月21日,“稻·源·启明——浙江上山文化考古特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开展。现场展出了万年前的稻米遗存、世界上最早的彩陶和迄今最早的定居村落遗迹等近200件来自上山文化遗址群的文物,是上山文化考古成果规模最大、内容最丰富的一次集中展示。

展厅里的“C位”属于一粒已经炭化的万年稻米遗存,它蕴含着绵延万年的人类文明基因,观众需要通过放大镜去观察其细微之处。

“这一粒米背后的故事实际上是非常有意思。”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上山文化发现者蒋乐平说,他们的考古团队在上山遗址里面发现了这一粒炭化稻米,研究后发现这是人类最早的栽培稻米。“我们有很多辅助的证据证明当时的人类已经开始吃水稻了,稻米已经作为一种粮食。而且当时的上山人是怎么来脱粒脱壳,怎么来收割的,我们都找到了相关的证据链。我们认为上山的稻作文化是最早的稻作农业,在世界上都是最早的。”

沿着“那一粒米”“那一缕炊烟”“那一个脚印”“那一群人”“那一抹红”“那一个时代”等6个主题单元缓缓前行,仿佛置身时光隧道,穿过重重岁月迷雾,走进万年前的远古中华第一村,重温上山生活。

除了万年稻米遗存,展览还展出了世界上最早的彩陶。这些彩陶距今有9000年历史,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历史最久远的彩陶。彩陶上不但有着栩栩如生的太阳纹,而且还有一些神秘的短线组合图符。一些研究者认为这是原始卦象,值得深入解读。蒋乐平说,这些神秘图案虽然还未真正得到破译,但是同样的神秘符号在距今8000年前的跨湖桥文化中也有发现,两者的呼应,为万年前浙江文明传承提供了重要证据。

加工稻谷的磨盘磨石、工艺精美的陶壶陶杯、形象传神的石雕人首……大量的考古文物展示出人类稻作农业起源之初的社会、经济与文化面貌,反映了中国早期的定居村落及其社会生产与生活情况。

“这个展览最大的特点,是跟我们的生活是息息相关的。稻米是我们的主粮,但是稻米是怎么来的,它的历史很多人都不是特别了解。”观众潘旭临参观完展览后不由地发出感叹,“这个展览很清晰地告诉我们先民驯化、培育、利用稻米的整个过程。”

当天下午,“万年浙江与中华文明”学术座谈会在国博召开,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国内大学、著名科研机构的学术大咖悉数参会。他们围绕上山文化的历史价值、时代价值及其在中华文明史和人类文明史中的地位分别作重点发言,并就上山文化的保护、宣传等方面工作展开讨论。来自英国、美国的专家学者以视频的方式进行了发言,详细阐述了全球视野下的上山文化。

“上山遗址的发现让我们找到了稻作文化确定的起始年代。”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王巍介绍,农业起源是一个世界性的课题,浦江上山遗址的发现,就解决了这样一个问题。“在万年前,长江下游的先民已经能够种植水稻,应该说为后来文明的起源、形成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陈星灿看来,上山文化遗址毫无疑问是国内已知的最早的稻作农业起源地,也是最可靠的、证据最扎实的人类定居村落遗址。

作为上山文化考古见证人,北京大学资深教授严文明专门为活动发来贺信。他表示,拥有两个“世界第一”的上山文化到国家博物馆举办展览十分有意义,并衷心祝愿上山文化能成功申遗,成为一张宣传中华文化的金名片。

一眼再现万年。在众星闪耀的天幕下,当我们凝望钱塘江时便会惊喜地发现,在一个个小的河谷盆地里,上山文化遗址犹如一颗颗镶嵌其中的钻石,它们是一个整体与合集,是走在那个时代的先驱。而作为时代变革的先行者、领跑者、开拓者,上山文化更是中华文明形成初期的一颗“启明星”。

13.png

16.png

11.png

9.png

15.p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