嵩溪村须引外力方内香

2021-11-12 16:54 来源: 今日浦江 作者: 何金海

◎何金海

嵩溪村的古建筑和文化是浦江县引以为傲的。嵩溪村先后获得了全国生态文化村、中国历史文化名村、中国景观村落、第一批中国传统古村落、第一批国家森林乡村等国字号荣誉,近几年,政府先后投入资金修缮古建筑、截污纳管、改造村口景观等。然而,与壶源江畔新光、上河、薛家村的文旅游热度相比,嵩溪村像是在孤芳自赏,始终不温不火。

去过嵩溪村的人都知道,去嵩溪村,后(卢金)佛(堂店)公路是唯一的道路。早先,嵩溪村因盛产石灰而被远近的义乌、东阳、诸暨所知晓,村民因石灰而富裕、因富裕而安居乐业。清康熙年间,嵩溪村徐敬臣(1646~1710年)创建“嵩溪诗社”,开浦江村级诗社之先河。其后,书画、昆曲、板凳龙等文艺纷起,嵩溪村如有杭州般热闹繁华,故有“小杭州”之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石姆岭水库一时挡住了嵩溪村外出的通道,但经打坞翻山到樟坞,再到嵩溪的后佛公路建好,让嵩溪村继续演绎着“小杭州”的故事。直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石灰逐渐退出市场,曾经热闹繁华的“小杭州”难以为继。尽管后佛公路沿石姆岭水库取道孝门,极大地方便了交通,但嵩溪村却没有因此而“梅开二度”,相反,如大多数乡村一样,嵩溪村如养在深闺的女子般,在静静的沉默中变得“无人识”了。

几乎是同时期,邻县兰溪市的诸葛村和武义县的郭洞村、俞源村,旅游开发如火如荼,成为改革开放后第一批古村落游的热门景区。这一形势最先推动了江南第一家的保护与开发。继仙华山开发成功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江南第一家的保护和开发才起步。当时,江南第一家可供游的地方仅限于郑氏宗祠师俭厅、昌三公祠(即“老佛社”)、昌七公祠。郑氏宗祠三四五进是供销社、粮站的营业房和仓库,白麟溪镇区段是农贸市场。至2000年,郑氏宗祠五进才修复完整,农贸市场被拆除,恢复了原来“十桥九闸”的景观,江南第一家——郑义门成为我县第一个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距江南第一家不到5公里的嵩溪村,直到2010年前后,才渐渐的被人揭开其神秘的面纱。经各级媒体宣传报道和各级专家学者考察确认后,县镇村三级领导认识到嵩溪村潜在的文旅资源,保护和开发才引起了重视。特别是在美丽乡村建设和古建筑保护工作中,县里对嵩溪村进行了保护性、开发性的修缮和改造,使嵩溪村不仅有一片佳山水,更有一村古民居;不仅有石灰窑、坎儿井等遗存,更有昆曲、诗文、书画、刺绣等文艺。于是各种荣誉接踵而至、游客也日渐增多。

在嵩溪村人陶醉于自己的村落被保护开发、荣誉和游客日渐多起来的日子里,壶源江流域的新光、上河和后来居上的薛家村,却如雨后春笋般火爆了起来。

回顾嵩溪村被称为“小杭州”的历史,我们不难发现,嵩溪村的资源需要借助外力来开发,而这种外力仅靠政府对古建筑的修缮保护和基础性投资是远远不够的。

那么,嵩溪村的外力该怎么引来呢?

要靠村级组织、党员干部的统一思想和担当作为。嵩溪村迫切需要自身开放姿态和包容思想,做出积极的开发动作。这是第一步,也是最为关键的一步。

要打破行政区划的界限,主动和郑宅镇的孝门、郑义门对接,挖掘历史上徐氏、邵氏和王氏与江南第◎一家有关的孝义故事,从而把孝门的中华第一孝(颜乌)、清乾隆年间张亚居的义举,安山的宋濂青萝故居、宋濂祠,郑义门、王义门串联起来,形成一条以“孝义文化”为主题的精品旅游线。县镇两级政府和有关部门围绕这条精品线,投资建设景点、游线交通,民间自觉投资民宿、农家乐等配套设施。如:重建宋濂的青萝故居、将现大王殿改造成宋濂祠,在孝门村设颜乌祭台;沿嵩溪开辟游步道,沿途设计稻田、荷塘、鱼塘等游客可以互动体验的驿站;沿游步道开辟马车、牛车或驴车道,供游客代步,打造世外桃源般的嵩溪村。

最后是通过招商引资、招才引智来得到外力。

一旦有了外力,嵩溪村的诗文书画、戏曲剪纸,还有美食民宿等,就能开花、生香、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