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最美橙红

2020-12-18 16:17 来源: 作者:

  深夜,刺耳的消防警笛划过天际,把我从睡梦中惊醒。

  被惊醒的巴金爷爷披衣下床,寒气中微微颤抖的灯光,为他扫淡了黑暗的颜色,带去了光和热,燃起了希望。而我,却不敢起床,怕看到火光:不知道有多少财产会在火光中化为灰烬,不知道有多少生命将在火光中烟消云散,不知道我们的消防战士又将迎接怎样的鏖战……

  火,光明的象征,希望的象征,她用浓烈的热情给人以无尽的温暖,推动人类从野蛮迈向文明。远古时期,毕方啄燧木,引来燧人氏的钻木取火。从此,人类告别了茹毛饮血的生活,远离了“食果蓏蚌蛤,腥臊恶臭而伤害腹胃”之痛。

  然,一半天使,一半恶魔。

  秦始皇一把火,焚诗书,坑术士,六艺从此缺焉;

  尼禄一把火,罗马全城化为片片焦土;

  八国联军一把火,圆明园飘起罪恶的黑烟笼罩了整个北京城……

  难道,这是普罗米修斯盗得火种后,从潘多拉魔盒里涌出的祸害?

  不!这是无尽的欲望、疯狂的贪婪所带来的灾难。

  这种对无上权力与奢靡生活的膜拜所带来的劫难,或将随着历史的洪流滚滚向前而不复再现。但是,令人心悸的警笛声,却从未停歇过!消防意识的淡漠、侥幸心理的存在、杀鸡取卵式的掠夺,让一次又一次的祸殃此伏彼起。

  刺耳的警笛声渐渐远去,带走了我的睡意。在这弥漫着浓浓凉意的深秋,我辗转反侧,脑海里那抹耀眼的橙红愈发清晰。

  当天津港沉闷的爆炸声接连响起,当四川凉山熊熊烈火肆虐弥漫,一个个勇敢坚定的橙红身影,义无反顾地冲进灼热的火海。在生存的希望和死亡的恐惧之间,筑起一道道血与肉的铜墙铁壁。他们谱写出一曲曲生命的赞歌,他们是浴火涅槃的凤凰,是中华民族的脊梁!

  “谁是我们最可爱的人呢?我们的战士,他们是最可爱的人。”魏巍如是说。是的,当我们背着书包走向学校时,坐在教室朗朗读书时,拉着父母的手一起散步时,种种我们习以为常的幸福在缓缓流淌。但是,如果没有这些可爱战士的守护,这种习以为常的幸福都将是一种遥不可及的奢望。

  守护往往是血的代价,甚至是生命的换取。当一个个鲜活的生命,眨眼成了墙上一张张黑白照片的时候,多少亲人痛断肝肠?于国家和人民而言,他们是消防队员,可他们哪个不是自己家人的心头肉?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不过是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

  当鲜活的生灵在火光中苦苦挣扎,当宝贵的财产在烈火中化为灰烬,当一个个生命在火灾中悄然逝去,我们除了默默祈祷,除了束手无策焦急地等待,除了扼腕叹息、悲痛欲绝,是不是应该居安思危、痛定思痛,让原本可以避免的悲剧不再上演?有那份刷抖音、玩游戏的“闲情逸致”,不如学习一下消防知识,不如检查一下电线管道燃气阀门。预防!预防才是最好的挽救!莫让燧人氏的智慧蒙尘,莫让普罗米修斯的苦痛白受,莫让我们的最美逆行者黯然神伤!

  消防兵,不是在战场,就在训练场。烈日、暴雨、严寒,挡不住他们坚毅的脚步。扛水带、扔水带、接水枪、飞身上楼,一气呵成的潇洒干练,却不是一朝一夕所能练就的。想到此,顿觉汗颜,幸好夜的黑遮盖了我的红脸。扪心自问,我们的生活苦不苦?我们的学习累不累?我们有没有心生懈怠?习爷爷说,奋斗的青春最美丽!我们有什么理由放慢、甚至停下奋斗的脚步?

  耳畔,响起消防战士冲进火海时的呐喊:“不要怕,相信我!”这是消防战士救人的坚定信心,这是受困者以性命相托的信赖。在这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怀着对最美逆行者崇高的敬意和深深的感恩,我渐渐进入梦乡……

  仙华外国语学校 905班 洪潇雨

  指导老师:姚亮